黑龙江16秒反杀案:男子遭刺后夺刀反杀获刑6年二审以为夺刀反刺系抨击

  

发布日期:2018-12-12
【字体:打印

原题目:黑龙江16秒反杀案:男子遭刺后夺刀反杀获刑6年 二审以为夺刀反刺系抨击

案发是在2017年4月6日,在富锦市交警大队事故中队的走廊里,黄海龙和冯思铖为各自亲友的交通事故协商,双方因赔偿问题发生口角,冯思铖掏出随身携带的尖刀将黄海龙腹部刺伤,黄海龙抢下尖刀后将冯思铖刺伤,致其就地殒命。

监控录像显示,从冯思铖掏刀捅向黄海龙,到黄海龙夺刀反刺冯思铖,最后被人拉开,整个历程约16秒。判定陈诉中,黄海龙腹部损伤组成轻伤二级,冯思铖被刺戳左侧上胸部肩枢纽前下方,造成急性大量失血殒命。

案发后,黄海龙赔偿冯思铖种种损失40万元,富锦市公安局赔偿冯思铖80万元。获赔后,冯思铖眷属出具一份刑事体谅书。《刑事体谅书》中写明:我们以为,本起事务发生,冯思铖有不行推卸的责任。我们以为黄海龙具备防卫情节,应当根据正当防卫来对黄海龙确定刑事责任。恳请人们法院对黄海龙给予最轻的处罚,讯断黄海龙无罪或者缓刑我们也没有异议。

2018年4月,富锦市法院一审讯决黄海龙犯居心危险罪,判处有期徒刑六年。黄海龙不平讯断,提出上诉,案件二审开庭时,黄海龙反刺是否是正当防卫,成为控辩双方争论的焦点。

黄海龙的辩护状师以为黄海龙有防卫意图,他在毫无预料和准备的情形下,被冯思铖捅了一刀,情急之下在死者肩膀部位由上往下划了一下。公诉人则以为,黄海龙夺刀后,现场多人拉架,气力对比,冯思铖已不具备损害能力。

2018年8月27日,“昆山反杀案”在网络上引发大量讨论,让具有同样配景的“黄海龙反杀案”再次成为网络关注焦点。2018年11月初,距离二审开庭已经4个多月,妻子宋晓莉以为,丈夫黄海龙的案件与昆山反杀案极为相似,她坚信丈夫属于正当防卫,也信赖执法,等候讯断。

全文5191字,阅读约需10分钟

图为黄海龙照片。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翻拍

交警队里的凶杀案

富锦交警大队事故中队,位于县城富贵的向阳路上,劈面是富锦市公安局。正门设有门禁,贴着办案民警的姓名和电话,并提醒来访市民,“处置惩罚交通事故请提前与办案民警联系。”一名出租车司机先容,交警队后面有个小门,事发前,前后门时常打开着,可以随意收支,“厥后失事了,管得严了。”

去年的4月6日下战书,案件就发生在交警大队事故中队一楼的走廊上。

宋晓莉的哥哥向新京报记者回忆,其时妻子开车接孩子回家,途中被一辆摩托车剐蹭,随后在追逐摩托车的途中,又与一辆宝马车发生剐蹭。摩托车主随后被带到交警大队,他和妻子随即赶往处置惩罚。

协商中,他接到妹夫黄海龙的电话。得知自己在处置惩罚事故时,黄海龙挂断电话,带着同桌用饭的两位挚友,一起赶往交通大队。此时摩托车主的亲友冯思铖,也已经在交警大队。多名证人证言显示,冯思铖案发前的状态是,“身上有酒味,走路有点晃。”

凭据交警大队事故科辅警陈鹏在笔录中的叙述,他到单元已经有10多小我私家在走廊,另有一伙人在办公室内高声争吵,尤其是黄海龙和冯思铖争吵得厉害。厥后两人均走出办公室到走廊,他距离两人有两米左右,在阻止双方争吵时,冯思铖突然从死后拿出一把玄色尖刀,冲向黄海龙,他回到办公室找同事帮助,再出来时,走廊里都是血迹,冯思铖已经倒在一楼的洗手池旁边。

2018年10月12日,富锦交通队内,事发时,冯思铖被扎后倒地的房间。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

案发的现场监控录像显示,两人站在交警队一楼走廊卫生间门口争执,冯思铖的朋侪于海将两人拉开,并站在两人中心。18时54分44秒,冯思铖拿出刀,绕过于海右侧,上前捅了黄海龙。54分54秒-57秒,黄海龙已经夺下刀,对着冯思铖从上往下挥舞手臂。55分00秒,黄海龙被众人拉开,走回走廊卫生间偏向。55分08秒,冯思铖也被人扶着走向卫生间,其走过的地面上留下血迹,55分32秒,冯思铖面朝下倒地。

从冯思铖掏刀捅向黄海龙,到黄海龙夺刀反刺冯思铖,最后被人拉开,整个历程约16秒,从画面看至少七人拉架。关于双方争吵的缘故原由,与冯思铖偕行的于海在笔录中讲述,是由于对方管事主要5000元,冯说3000元,对方差别意,冯说“能不能给我点体面”,对方回他,“你是个啥,给你体面。”

黄海龙在笔录中叙述称,双方争执时,于海将他们拉开站在两人中心,此时冯思铖拿了一把玄色的刀出来说:“我攮死你。”然后冯拿着刀冲到他眼前,用刀扎了他肚子一下。

黄海龙说,他随后用右手握着冯思铖手里的刀刃,另一只手拽着冯的胳膊。厮打至卫生间门劈面走廊北侧,到靠墙位置时,从冯思铖手里夺过刀。“其时冯思铖还在用手打我,我怕他危险我,便用刀在冯思铖前胸的位置从上往下比划了一下,其时刀扎没扎到他不知道,就被人拉开了。”

于海则在笔录中提出,黄海龙把冯思铖手里的刀抢已往,右手拿着刀,把刀举起来,从上向下朝冯思铖左侧前胸攮了一刀,左脚踹了冯思铖一脚。

由于黄海龙的肚子和手受伤出血,由同伴陈连新带他去往医院。陈连新向新京报记者形貌,其时出了交警队后,黄海龙拨打了110,但没买通。他告诉旁边另一人拨打120,让120对冯思铖抢救。

黄海龙和冯思铖的县城轨迹

宋晓莉赶到医院时,医生刚对黄海龙的伤口举行开端的缝合处置惩罚,民警也准备将其带往派出所。宋晓莉回忆称,其时丈夫的状态很差,衣服穿到一半,肚子却越来越鼓,最后一咳嗽即是满鼻子的血。

富锦中央医院的出院记载显示,2017年4月6日22时22分,患者黄海龙以腹部刀伤三小时为主诉入院,面无人色,四肢湿冷,腹部为开放性损伤并失血性休克,弥漫性腹膜炎,右手皮肤裂伤。

判定意见则注明,黄海龙肚脐上方创口有3厘米,肚脐右侧手术缝合创口15.5厘米。手术中,腹腔内有新鲜血液约2000毫升,吸净后各脏器无损伤,评定为轻伤二级。冯思铖被刺戳左侧上胸部肩枢纽前下方,造成左侧腋动脉、头静脉完全断裂致急性大量失血而殒命。

2018年10月10日,宋晓莉在家讲述他老公黄海龙肚子被扎出血时哭了起来。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

凭据交警大队事故科辅警陈鹏在笔录中的叙述,冯思铖及黄海龙走到走廊处争吵时,他听到黄海龙说“冯成子你别特长指着我,冯成子说我指着你咋地,黄海龙你就有钱呗”。后冯思铖掏出刀刺向对方。

“他们两人此前并没有交集。”冯思铖及黄海龙配合的挚友黄旭,对新京报记者称,两人相互听过对方的名字,但并不熟悉,仅仅只是见了面会颔首示意。“事发其时,可能冯是以为黄海龙有钱了,不给他体面。”

事发前,黄海龙在富锦市做点小生意,日子也算稳当。自从丈夫黄海龙失事后,宋晓莉在婆婆和孩子同住的房间里,加了一张小床,平时三人就睡在一起。丈夫的卧室里还挂着两人的婚纱照,现现在,床铺已经落了灰,卧室也酿成了杂物间。

宋晓莉走进自己房间,房间里有她和老公黄海龙合影,她说,事发后没几天,她就不住这个房间了,丈夫不在身边,让她以为在这个房间里感应孤苦。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

同在富锦市,冯思铖过着与黄海龙差别的生涯。富锦市公安局南岗派出所出具的黄海龙、冯思铖现实体现,证实黄海龙无前科劣迹,冯思铖因吸毒于2009年被强制隔离戒毒,因居心危险罪于2014年8月被判刑。

事发时冯思铖43岁,是家中独子,无牢固事情,已经和妻子离异。宋晓莉的哥哥同样熟悉冯思铖,他先容,冯思铖外号冯成子,平时他们都叫他成哥。

案发当日,同在现场的黄旭向新京报记者形貌,熟悉冯思铖有10多年时间,冯思铖平时就有带刀的习惯,也曾提醒过别总带着刀,但对方并不听劝。

冯思铖的怙恃已年迈,母亲纪桂芬早年因类风湿导致双手变形,手指蜷缩着无法伸直,家中一样平常生涯做饭多由老伴照顾。据同小区住民先容,通常里与冯的母亲也时常交流,一年多来,关于她儿子失事,却一字不提。

2018年10月13日,新京报记者来到冯思铖的家中,其母亲纪桂芬并不愿多提,“这事已经由去了,我孩子已经回不来了,我们身体也欠好,现在就是敷衍着在世吧。”

纪桂芬向新京报记者称,案发时,冯思铖简直有喝酒,但没有吸毒。那照旧很早以前,他和朋侪一起去了西昌,朋侪在宾馆里吸毒,他才随着一起学会了吸毒。“其时确实是我孩子带的刀,但他没有杀死对方的恶意,他喝醉了,最后六七小我私家把他按到墙上,可对方下去的刀,却是致命的。”

事发后,黄海龙眷属赔偿了两位老人40万,而当地公安也赔偿了80万。纪桂芬以为,公安局所给钱款,是看他们两位老人有病,给出的生涯赔偿。“对方眷属赔钱,那是他们心理有愧,究竟各人都是一个市里的,我们也出具体谅了。”《刑事体谅书》中写明:我们以为,本起事务发生,冯思铖有不行推卸的责任。我们以为黄海龙具备防卫情节,应当根据正当防卫来对黄海龙确定刑事责任。恳请人们法院对黄海龙给予最轻的处罚,讯断黄海龙无罪或者缓刑我们也没有异议。

夺刀反刺者一审获刑6年

事发越日,黄海龙因涉嫌居心危险罪被刑事拘留,在住院治疗两个半月后,被看押到距离富锦市一个半小时车程的桦川县看守所。

2018年1月12日,富锦市审查院提起公诉。检方指控,黄海龙和冯思铖因交通事故赔偿问题发生口角后,冯思铖用随身携带的尖刀将黄海龙腹部刺伤,黄海龙抢下尖刀后将冯思铖刺伤,致其就地殒命。公诉机关以为,应当以居心危险罪追究其刑事责任。思量到黄海龙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,提出量刑建议,判处被告人十至十二年有期徒刑。

黄海龙的辩护人则以为,黄海龙的行为属于特殊正当防卫,不应负刑事责任。他在毫无预料和准备的情形下,被冯思铖捅了一刀,情急之下在冯思铖肩膀部位由上往下划了一下(而不是捅向或刺向冯思铖),黄海龙的行为是为了阻止冯思铖继续抢夺刀具危险自己,是防卫意图而非居心。

此外,黄海龙发现冯思铖受伤后,由于本人受伤,遂让身边的人拨打120,并拨打110报警,也体现了被告人不希望冯思铖受伤致死的救助心态,请求判断黄海龙无罪。案卷显示,案发后被告人自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。

2018年4月,富锦市法院作出一审讯决,以为现场监控及证人证言均可证实双方发生厮打,黄海龙抢过刀后刺向冯思铖,实行了危险行为,故对辩护人关于黄海龙属正当防卫,不负刑事责任的辩护意见不予采取。

讯断认定,黄海龙居心危险他人身体,致人殒命,其行为已组成居心危险罪。黄海龙在案发后拨打了“110”,视为自动投案,当庭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,属自首。黄持工具危险他人,应酌情从重处罚,思量到冯思铖对矛盾激化负有责任,被告人系自首,赔偿冯思铖损失,获得体谅,对黄海龙可减轻处罚。据此,判黄海龙犯居心危险罪,判处有期徒刑六年。

二审开庭:公诉人以为夺刀还击系抨击

一审讯决书下来后,黄海龙一家人彻底慌了。宋晓莉称,案件刚发生时,由于视频撒播广,许多当地的媒体赶抵家中采访,她都拒绝了,“我一直以为他是正当防卫,官方的人也这么抚慰我们,我们也一直信赖执法,以为最多判个缓刑。”

宋晓莉告诉新京报记者,案发后她坚持丈夫是正当防卫不应赔偿,但其时听说若是赔偿,对方会出具体谅书,且对方究竟殒命,出于人性主义愿意给出赔偿,数额几经法庭调整,最后定为40万。

一审讯决书中也提到,案发后,黄海龙与三附带民事原告人就民事赔偿告竣息争协议:黄海龙共赔偿被害方种种损失40万元,冯思铖眷属对黄海龙体谅。

因不平一审讯决,黄海龙向佳木斯中院提起上诉。2018年6月11日,该案二审开庭,被告人是否组成正当防卫依然是主要焦点之一。

庭审笔录显示,辩护人贾霆以为一审认定黄海龙居心危险罪的证据不足,黄的行为属正当防卫。他表现,黄在十几秒钟时间里,先后被死者刺伤腹部和手部,且对方没有制止非法损害。黄海龙的精神处于高度重要甚至是恐惧状态,若是要求他实行防卫的强度既有用阻止死者的非法损害,又能保证死者不受危险,显然是强人所难,不切合现场的紧迫情形。

对于造成冯思铖殒命的效果,他以为,黄海龙抢过匕首之后,朝着死者的左肩部刺了一下,刺中的部位根据正凡人(而非执法人和医生)的明白也不是要害部位,只能说明是一种高度巧合。“少有人会知道左肩下方、腋窝上方会有腋动脉、头静脉这些致命的血管在该处交织或重合?”

法庭辩说部门,公诉人提出,黄海龙夺下刀后,现场多人拉架,气力对比,冯思铖已不具备损害能力。私力抨击,不能不计结果,建议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辩护人则表现,本案不存在私力抨击,黄海龙不是在其他时间、其他所在对冯思铖实行危险,且只扎一下就制止。

“我是用手握着刀刃,才夺下的刀,其时周围的人还没有拉住他,冯思铖还想下手,我畏惧再次受到危险,还击的历程不外两三秒的时间,怎么可能会想到抨击。”二审开庭后,看守所里,提起庭上的公诉意见,黄海龙和状师说着越发激动起来。

2018年8月27日,“昆山反杀案”在网络上引起的关注,给了家人新的希望。昆山当地检方作出不予批捕的决议时,周围亲友纷纷来到洗车行,告诉宋晓莉这个新闻,“你看,这案子和你家的很像,黄海龙情节比于海明还要轻,他既没有追上去,夺刀还击的历程也不外两三秒。”

冯思铖的母亲并不这么以为,此前,她也在网络上看到黄海龙眷属发出的反映质料,知道对方坚持正当防卫,但在纪桂芬看来,黄海龙被判居心危险罪判刑六年,已经是从轻处置惩罚。“再怎么样,我孩子回不来,你就是判了几年,你有人在,现实它是不应该发生的事,你这个刀下去这么狠,不是居心危险是什么,我们现在也不想说太多,信赖执法是公正的。”

10月16日,距离二审开庭已经由去4个月的时间,黄海龙的家人再次前往佳木斯中级法院,询问二审宣判的希望,获得的回覆仍然是“再等等,会尽快判的,法院现在也很重视。”

10月18日,新京报记者联系此案二审承措施官,据其先容,现在正在审理中。11月1日,佳木斯审查院表现,公诉意见已经在庭审中充实表达,案件宣判前不宜接受采访。

专家:与昆山案差别,本案存在多人拉架情形

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以为,本案应属于正当防卫,且没有凌驾须要限度。检方以为黄海龙的行为属于居心危险,是在双方被拉开后的抨击行为,“首先你怎么证实对方没有继续损害的可能了,其次,检方得证实,黄海龙在其时杂乱的情形下,已经明确得知对方不组成威胁。”

洪道德表现,本案与昆山“反杀案”都是持刀者被反杀,但区别在于,本案存在多人拉架的情形,且还击力度较昆山案轻。“凭据现场视频,能看到黄海龙并不是在劝架已经完成的情形下,再继续伤人。虽然是有人拉架,但两人的双手都处于自由状态,可以击打对方。且本案中黄海龙只有还击一刀,若是蓄意抨击,肯定还会有第二刀第三刀。这就证实,他第一刀确实是在被完全拉开之前扎的。”

此外,洪道德以为,本案与昆山“反杀案”的另一区别,在于案发是在警方的办公所在,且当着辅警的面,从这点来说,“既然有辅警在,那么应该听辅警的,交由警员处置惩罚。而在本案中,对方当着辅警的面临他(黄海龙)实行损害,因当思量情况因素,那他举行防卫还击是迫在眉睫的。”洪道德说。

新京报记者 左燕燕

编辑 曹林华 潘佳锟 校对 杨许丽

本文为重案组37号(微信ID:zhonganzu37)原创内容

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,不得转载和使用

责任编辑:

【纠错】责任编辑:纯安

官方微信

官方微博

网站地图  |   法律声明  |   友情链接  |   常见问题  |  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© 中国建筑集团有限公司  晋ICP备159452号-4

京公网安备 1101091074号